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经典激情  »  修車廠的老闆
修車廠的老闆

来源:88aaxx.com人气:加载中

七月份的時候,我開著自己的車子到花東一帶旅行。行程一路由南往北前進,玩遍了沿線的各各景點,也享受了不少的海鮮大餐,直到第三天上午驅車來到八仙洞附近,才驚覺車子的裡程已到了該進場保養、換機油了,只好就近找了間修車廠保養。

接待我的是個高約一百七十公分、年約三十歲,身穿連身工作服、皮膚黝黑、身材壯碩的原住民。操著原住民口音說:「叫我阿道啦!那你的車有什麼問題呢?」阿道臉上顯露出一份真誠的微笑,讓我感到我不至於在這異鄉保養車子而被敲竹槓,也讓我有點喜歡這個憨厚的原住民-阿道。我也抱著微笑回答:「只是車子該換機油及做些相關檢查而已。」「這樣啊!那我帶你到我老闆那裡填寫資料,我再幫你做保養。」阿道領著我到辦公室內,裡頭坐著一個年約四、五十歲的原住民。「老闆,這個客人要做車子保養。」這位較年長的原住民見狀站了起來,並拿份表格給我,「你好!我是這裡的負責人,你可以叫我古撒啦!」古撒一樣是穿著連身工作服,雖然有四、五十歲了,身高也只有一百六十公分;不過,身材也是很壯的喔!臉上也是隨時保持著一副真誠的微笑。古撒看完我所填寫的表格說:「那你可以在下午來開回你的車,費用大約是二千元。」天啊!我真不敢相信,費用竟然比在城市裡還便宜呢!

將車子留下後,我信步走出修車廠,開始我在八仙洞的徒步旅行。雖然走路累了點,不過卻可以到車子所不能到的景點,而這些迷人的風景讓我越走越遠;等到發現已下午五點多時,才開始振步往回走,回到修車廠時也已經晚間七點多了。

心理一直擔心老闆是不是已經關上大門,休息了呢!還好,修車廠的門還沒關,不過卻漆黑一片,我只好慢慢走進保養區,好是著看看是否還有人在。這時,從辦公室未關好而半掩門縫透出一些昏暗的燈光,及些許的電視聲。我好奇的往辦公室靠近,並從門縫看進辦公室;我看到阿道和古撒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,而阿道的手則在古撒的褲襠上搓揉,古撒則是在阿道拉下工作服拉鍊而露出的胸部上,用力的擠捏阿道的乳頭。看到這一幕,讓我開始感到全身開始發熱,老二也開始不聽使喚的漲大。

阿道站了起來,將工作服的拉鍊全部拉下,就在阿道拉下拉鍊的時候,一根約有十八公分的大屌從拉鍊縫中給彈來出來;「幹!過來吧!大傻屌!」古撒大聲的喊叫並隨即將阿道拉近,把阿道那根大屌給含入口中,阿道滿足的仰著頭髮出陣陣的「啊∼!喔∼!好爽∼喔!」呻吟聲。這麼刺激熱情的畫面,更是讓我的老二完全的漲大,緊緊的撐住褲子,一副隨時要破褲而出的衝動,讓我不禁一手撫摸著褲襠,一手搓揉著乳頭,並發出陣陣的喘息。

「誰在那裡?」古撒大叫。

「我∼我是來開車的。」我結結巴巴的說著。

辦公室的門被迅速的大力關上,隨即又被打開。古撒走了出來,將保養區的電燈打開。雖然古撒穿著工作服,不過仍可清晰看出褲襠下的隆起,一根肥美的雞巴緊緊的撐住工作服,讓我想即刻靠上,好好的侍候它。「是你啊!張先生,我還以為你明天才要來開車呢!」古撒慢慢的說著。

「沒有啦!我玩的太晚,忘了下午就可以來開車了。」我緊張的說。

「幹!忘了將辦公室門給關上。」古撒搖頭說著。

「沒關係!沒關係!我一點都不介意呢!你可以叫我阿山就行了。」我趕緊答腔。

「還有,你在這裡多久了?」古撒問。

「幾十分鐘吧!」我坦承的說,「而且,看到你們正在享受著一段愉快的時光。」古撒的眼睛看著我,慢慢將眼光往下移,最後停在我那已被老二緊稱的褲襠上。

「既然這樣,那就進來吧!」古撒露出些許邪惡的眼神與笑聲。

我們進入辦公室,阿道坐在沙發上,電視也被關掉了。「沒事!阿道,阿山也想加入我們呢!」阿道以微笑又期待的眼神看著我。我們將電視打開,螢幕上的黑人正在奮力的猛幹另一位黑人。

阿道以接近暴力的方式將我身上的束縛全數脫掉,並要我手扶著沙發背的頂端,隨及張開那血盆大口將我的老二給吞了進去,以那柔軟的舌頭挑逗著我的老二,令我爽得「嗯!咿∼啊!嗯∼啊!」的淫叫。古撒則是拉下工作服的拉鍊,掏出肥美的大雞巴,朝手掌呸了些口水,然後握著陰莖搓揉幾下,一副要大幹一場的架勢;古撒的大雞巴慢慢的試探我的屁眼,在洞口輕輕摩擦,趁著我不注意時,猛力一插。我的屁眼劇烈的撕痛,讓我大叫;古撒卻不管我的屁眼是否劇烈疼痛,猛烈的抽動,還好,疼痛漸漸轉為快感,讓我享受著粗暴的衝擊。阿道依然繼續的吸允著我的老二,不時還捏柔我的乳頭,前後夾攻的快感讓我不禁呻吟。「幹!爽不爽啊!阿山!」古撒大聲嚷著「幹!讓我幹給你爽翻天!」阿道的舌技讓我漸漸招架不住,我不得不大喊「喔∼!出來了!啊∼!幹!」我的精液就這樣全數射入阿道的口中,阿道不但通通吞下,還意猶未盡的將我的老二舔的乾乾淨淨。古撒雖然已經四、五十歲,不過,幹起人來真是有夠猛;大約猛插、猛幹十來分鐘才大叫「啊!啊∼要射出來了!」熱騰騰的精液全射進了我的屁眼內,古撒抽出大雞巴並蹲下舔起了我的屁眼,靈巧的舌頭更是深入屁眼,將射入我屁眼的精液給舔進肚裡;阿道見狀,即刻趴下將古撒的大雞巴含入口中,將大雞巴上殘留的精液給舔進肚裡。

休息了一下,阿道和古撒都將身上的工作給脫了。古撒橫躺在沙發上,阿道將古撒的雙腿抬放在肩上,將自己的大屌慢慢插入古撒的屁眼裡;阿道不似古撒般的粗暴,不過,幹起屁眼仍是猛力的撞擊。我則趴在古撒上頭,和古撒玩起69的姿勢;我將古撒已垂軟的大雞巴含入口中,時則淺嚐、時則盡吞,慢慢的挑逗,不愧是原住民強健的體質,沒兩下子,古撒的大雞巴又恢復挺拔的模樣,讓我忍不住多吸允了幾口。古撒則輕輕的咬著我的龜頭、包皮,讓我有陣陣的麻酥快感,古撒還將我的馬眼給挑開,將舌頭在馬眼上盡情的磨蹭;古撒的雙手更是不忍休息的在我背部撫摸,還不時的拍打我的屁股或捏搓我的乳頭。大約過了十幾分鐘,阿道的動作急速轉劇,嘴裡還大叫「幹!出來了∼要出來了!」一股熱流全給射入古撒的屁眼中;阿道雖然已射精,不過,仍是猛力的幹著!好似要將古撒給轟上天一樣。此時,古撒和我也開始喊叫著「喔∼!幹!出來了啦!」古撒雖然剛才已經射過一次,不過旺盛的精源仍不住的流出,將我的嘴巴給塞的滿滿的,來不及吞下的還流出來了呢!古撒也將我射在他口中的精液通通吞下肚,一邊吞還一邊說「好香!好吃啊!」吞完古撒所有的精液後,我起身將胸部貼在古撒的胸部,以乳頭按摩著古撒的乳頭,並吻起古撒。阿道抽出插在古撒屁眼中的大屌,頂著古撒的大雞巴用力的摩擦,摩擦的刺激讓古撒和阿道不停的淫叫著。阿道最後也累的趴在我的背上,輕輕的用雙手撥弄我的頭髮。

休息過後,古撒說:「喔∼幹!真是有夠爽的!」阿道也跟著說:「幹!好久沒著麼爽了!」

而我的車輛保養費也從二千元降為免費,阿道和古撒還要我有空就來『玩玩』呢!

七月份的時候,我開著自己的車子到花東一帶旅行。行程一路由南往北前進,玩遍了沿線的各各景點,也享受了不少的海鮮大餐,直到第三天上午驅車來到八仙洞附近,才驚覺車子的裡程已到了該進場保養、換機油了,只好就近找了間修車廠保養。

接待我的是個高約一百七十公分、年約三十歲,身穿連身工作服、皮膚黝黑、身材壯碩的原住民。操著原住民口音說:「叫我阿道啦!那你的車有什麼問題呢?」阿道臉上顯露出一份真誠的微笑,讓我感到我不至於在這異鄉保養車子而被敲竹槓,也讓我有點喜歡這個憨厚的原住民-阿道。我也抱著微笑回答:「只是車子該換機油及做些相關檢查而已。」「這樣啊!那我帶你到我老闆那裡填寫資料,我再幫你做保養。」阿道領著我到辦公室內,裡頭坐著一個年約四、五十歲的原住民。「老闆,這個客人要做車子保養。」這位較年長的原住民見狀站了起來,並拿份表格給我,「你好!我是這裡的負責人,你可以叫我古撒啦!」古撒一樣是穿著連身工作服,雖然有四、五十歲了,身高也只有一百六十公分;不過,身材也是很壯的喔!臉上也是隨時保持著一副真誠的微笑。古撒看完我所填寫的表格說:「那你可以在下午來開回你的車,費用大約是二千元。」天啊!我真不敢相信,費用竟然比在城市裡還便宜呢!

將車子留下後,我信步走出修車廠,開始我在八仙洞的徒步旅行。雖然走路累了點,不過卻可以到車子所不能到的景點,而這些迷人的風景讓我越走越遠;等到發現已下午五點多時,才開始振步往回走,回到修車廠時也已經晚間七點多了。

心理一直擔心老闆是不是已經關上大門,休息了呢!還好,修車廠的門還沒關,不過卻漆黑一片,我只好慢慢走進保養區,好是著看看是否還有人在。這時,從辦公室未關好而半掩門縫透出一些昏暗的燈光,及些許的電視聲。我好奇的往辦公室靠近,並從門縫看進辦公室;我看到阿道和古撒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,而阿道的手則在古撒的褲襠上搓揉,古撒則是在阿道拉下工作服拉鍊而露出的胸部上,用力的擠捏阿道的乳頭。看到這一幕,讓我開始感到全身開始發熱,老二也開始不聽使喚的漲大。

阿道站了起來,將工作服的拉鍊全部拉下,就在阿道拉下拉鍊的時候,一根約有十八公分的大屌從拉鍊縫中給彈來出來;「幹!過來吧!大傻屌!」古撒大聲的喊叫並隨即將阿道拉近,把阿道那根大屌給含入口中,阿道滿足的仰著頭髮出陣陣的「啊∼!喔∼!好爽∼喔!」呻吟聲。這麼刺激熱情的畫面,更是讓我的老二完全的漲大,緊緊的撐住褲子,一副隨時要破褲而出的衝動,讓我不禁一手撫摸著褲襠,一手搓揉著乳頭,並發出陣陣的喘息。

「誰在那裡?」古撒大叫。

「我∼我是來開車的。」我結結巴巴的說著。

辦公室的門被迅速的大力關上,隨即又被打開。古撒走了出來,將保養區的電燈打開。雖然古撒穿著工作服,不過仍可清晰看出褲襠下的隆起,一根肥美的雞巴緊緊的撐住工作服,讓我想即刻靠上,好好的侍候它。「是你啊!張先生,我還以為你明天才要來開車呢!」古撒慢慢的說著。

「沒有啦!我玩的太晚,忘了下午就可以來開車了。」我緊張的說。

「幹!忘了將辦公室門給關上。」古撒搖頭說著。

「沒關係!沒關係!我一點都不介意呢!你可以叫我阿山就行了。」我趕緊答腔。

「還有,你在這裡多久了?」古撒問。

「幾十分鐘吧!」我坦承的說,「而且,看到你們正在享受著一段愉快的時光。」古撒的眼睛看著我,慢慢將眼光往下移,最後停在我那已被老二緊稱的褲襠上。

「既然這樣,那就進來吧!」古撒露出些許邪惡的眼神與笑聲。

我們進入辦公室,阿道坐在沙發上,電視也被關掉了。「沒事!阿道,阿山也想加入我們呢!」阿道以微笑又期待的眼神看著我。我們將電視打開,螢幕上的黑人正在奮力的猛幹另一位黑人。

阿道以接近暴力的方式將我身上的束縛全數脫掉,並要我手扶著沙發背的頂端,隨及張開那血盆大口將我的老二給吞了進去,以那柔軟的舌頭挑逗著我的老二,令我爽得「嗯!咿∼啊!嗯∼啊!」的淫叫。古撒則是拉下工作服的拉鍊,掏出肥美的大雞巴,朝手掌呸了些口水,然後握著陰莖搓揉幾下,一副要大幹一場的架勢;古撒的大雞巴慢慢的試探我的屁眼,在洞口輕輕摩擦,趁著我不注意時,猛力一插。我的屁眼劇烈的撕痛,讓我大叫;古撒卻不管我的屁眼是否劇烈疼痛,猛烈的抽動,還好,疼痛漸漸轉為快感,讓我享受著粗暴的衝擊。阿道依然繼續的吸允著我的老二,不時還捏柔我的乳頭,前後夾攻的快感讓我不禁呻吟。「幹!爽不爽啊!阿山!」古撒大聲嚷著「幹!讓我幹給你爽翻天!」阿道的舌技讓我漸漸招架不住,我不得不大喊「喔∼!出來了!啊∼!幹!」我的精液就這樣全數射入阿道的口中,阿道不但通通吞下,還意猶未盡的將我的老二舔的乾乾淨淨。古撒雖然已經四、五十歲,不過,幹起人來真是有夠猛;大約猛插、猛幹十來分鐘才大叫「啊!啊∼要射出來了!」熱騰騰的精液全射進了我的屁眼內,古撒抽出大雞巴並蹲下舔起了我的屁眼,靈巧的舌頭更是深入屁眼,將射入我屁眼的精液給舔進肚裡;阿道見狀,即刻趴下將古撒的大雞巴含入口中,將大雞巴上殘留的精液給舔進肚裡。

休息了一下,阿道和古撒都將身上的工作給脫了。古撒橫躺在沙發上,阿道將古撒的雙腿抬放在肩上,將自己的大屌慢慢插入古撒的屁眼裡;阿道不似古撒般的粗暴,不過,幹起屁眼仍是猛力的撞擊。我則趴在古撒上頭,和古撒玩起69的姿勢;我將古撒已垂軟的大雞巴含入口中,時則淺嚐、時則盡吞,慢慢的挑逗,不愧是原住民強健的體質,沒兩下子,古撒的大雞巴又恢復挺拔的模樣,讓我忍不住多吸允了幾口。古撒則輕輕的咬著我的龜頭、包皮,讓我有陣陣的麻酥快感,古撒還將我的馬眼給挑開,將舌頭在馬眼上盡情的磨蹭;古撒的雙手更是不忍休息的在我背部撫摸,還不時的拍打我的屁股或捏搓我的乳頭。大約過了十幾分鐘,阿道的動作急速轉劇,嘴裡還大叫「幹!出來了∼要出來了!」一股熱流全給射入古撒的屁眼中;阿道雖然已射精,不過,仍是猛力的幹著!好似要將古撒給轟上天一樣。此時,古撒和我也開始喊叫著「喔∼!幹!出來了啦!」古撒雖然剛才已經射過一次,不過旺盛的精源仍不住的流出,將我的嘴巴給塞的滿滿的,來不及吞下的還流出來了呢!古撒也將我射在他口中的精液通通吞下肚,一邊吞還一邊說「好香!好吃啊!」吞完古撒所有的精液後,我起身將胸部貼在古撒的胸部,以乳頭按摩著古撒的乳頭,並吻起古撒。阿道抽出插在古撒屁眼中的大屌,頂著古撒的大雞巴用力的摩擦,摩擦的刺激讓古撒和阿道不停的淫叫著。阿道最後也累的趴在我的背上,輕輕的用雙手撥弄我的頭髮。

休息過後,古撒說:「喔∼幹!真是有夠爽的!」阿道也跟著說:「幹!好久沒著麼爽了!」

而我的車輛保養費也從二千元降為免費,阿道和古撒還要我有空就來『玩玩』呢!

赞助商

广告位
合作邮箱:xinxin83338@outlook.com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